采莲令·月华收|柳永|注释|翻译|赏析|讲解

【作品简介】

  《采莲令·月华收》由柳永创作,被选入《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三百首》。这是首别情词。行者、送者交替间夹写之,回环曲折,道尽离愁别苦。上阕写明月欲沉,霜天欲晓,征客欲行,美人执手相送,一个“泪眼盈盈”,一个“不忍回顾”。下阕写行人离去后的无限惆怅和无尽的思念,“翠娥”却抱怨征客,只贪看旅途中的景色,不知我此时的离情别绪,心如刀割。舟中征客,此刻也正“回首”“重城”,表现出无限依恋的凄迷离苦。这种用误会法加倍表达情人的离情别绪的方式,具有特殊的魅力。


【原文】

  《采莲令·月华收①》

  作者:柳永

  月华收,云淡霜天曙。西征客、此时情苦。翠娥执手,送临歧②、轧轧开朱户③。千娇面、盈盈伫立,无言有泪,断肠争忍回顾?

  一叶兰舟,便恁急桨凌波去④。贪行色、岂知离绪。万般方寸⑤,但饮恨、脉脉同谁语?更回首、重城不见,寒江天外,隐隐两三烟树。


【注释】

①采莲令:词牌名。唐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中,此调仅此一词。
②临歧:歧路分别。
③轧轧:象声词,开门声。
④恁:如此。
⑤方寸:指心。


【赏析】

  “月华收,云淡霜天曙”,月亮走了,夜晚已经过去了,一夜缠绵,离别就要到了。“收”字收去的不只是月光,更是即将离别的恋人相互厮守的时间。一对恋人,很可能是一夜未眠,分离在即,怎么能够睡得安稳?他们眼看着月光一点点消失,随着月光的消失,分手的时刻越来越近,真恨不得让把月光留住,让时间停止。而此时“云淡霜天曙”,“霜天”点明季节是秋天,似乎太多的离别都发生在秋季,那万木萧瑟的季节,让离愁染上了更深的痛苦。云淡天高,曙光已现,没有任何理由可以不分离,相恋的人纵使多么不舍,也只能把一切缠绵埋在心底,面对分离的现实。

  “西征客、此时情苦”,直写自己内心情感:自己要奔赴遥远的西方,一个“客”字,把这离别写得如此伤感!原来自己一直只是一个客人,总要踏上征程,这里只是生命中的一个驿站,自己不可能永远留在这里,作为一个客人,时间到了,自己也就该离去了,这离别似乎带着一种宿命的悲哀。或许正因为认识到了离别的宿命,自己才感到一种绝望,因为绝望,才会越发感到“此时情苦”。在作者漂泊的生命中,有过太多离别,每一次都让作者痛彻心扉,正是因为那太多离别,才让他觉得自己只是人生中的一个过客,匆匆穿行于每一个人生驿站,历经一次次离别之痛。经过的离别次数多了,离别时刻那种心神俱伤更甚,“此时情苦”既是对无数次分离的体验,也是对这次分离的深刻感受。

  “翠娥执手送临歧,轧轧开朱户”,“翠娥”,作者的恋人,想来一定是千娇百媚,仪态万端。“执手送临歧”,恋人牵着作者的手不肯分开,一定要把他送到岔路口。她慢慢打开朱红色大门,大门吱吱呀呀叫着,仿佛在替人叹息。“翠娥”心中的悲伤作者怎会不知,作者的“情苦”“翠娥”怎能不解!心痛两相知,却空有深深的怜惜,无法回避的理由让他们无法相守,人生啊,总是无奈多于如愿!

  “千娇面、盈盈伫立,无言有泪,断肠争忍回顾”,这里实写“翠娥”的美貌:“千娇面,盈盈伫立”,绝美的容颜,曼妙的身姿,静静伫立在路口,在这分离的最后一刻,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中的悲伤太深,语言已不能承载,只是“无言有泪”。这是一个似曾相识的画面,柳永在《雨霖铃·寒蝉凄切》中,曾这样描写过分手画面:“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咽”,看来痛到深处是无言!“翠娥”的“无言有泪”,落在作者眼里,不是“断肠”还会是什么?心太痛,实在不能面对这流泪眼,只能强忍悲伤,头也不回地向前走:“断肠争忍回顾”。其实作者的不回首,也是为了不把自己的悲伤留给恋人,不让她再痛上加痛。

  词的上片写分手场面,极写离别之痛;而下片侧重表现羁旅之愁,是分离后作者一个人在旅途中对恋情的怀念。

  与李白的“千里江陵一日还”中对飞速船行的喜悦相反,作者不想与恋人分离,他对船的快速离去心中是多么不愿意!因为他踏上船时,心还留在恋人身边,还想多在这里滞留一会,可“一叶兰舟,便恁急桨凌波去”,船怎么会这么匆忙,就这样急急地摇了桨,冲开水波远去了,不让自己再多看一眼这洒满爱情的地方,这船是多么无情!

  其实这怎么能怪船无情呢?“贪行色,岂知离绪”,船要急着赶路,前面还有长长的征程等待着它,它怎么会知道作者心中那离别的愁绪呢?在这天高云淡时早早上路,才能更快到达目的地,当然要“贪行色”了,而作者的离绪却因为船的“急桨凌波”而越发重了。

  恋人被远远的抛开,心中的愁苦此时能同谁人说起?“万般方寸,但饮恨、脉脉同谁语”,心事百结,只能深深积在心底,能听自己倾诉衷情的人不在身边,只能抱恨含悲!这一句把离别后的愁苦写得淋漓尽致,与恋人分开本来就心痛如裂,而这痛苦又无处可说,没有人安慰,自己反复咀嚼的结果是疼痛更深,将永远伴随自己漂泊的人生。

  万般痛苦中,作者还想看一眼恋人所在的城郭,或许那熟悉的山山水水的影子还能给自己一点安慰,可是“更回首、重城不见,寒江天外,隐隐两三烟树”。谁能想到,这不算高的期望也落空了,重叠的城郭回头看时已没有一点踪影,更不用说自己的恋人了,只有带着寒气的浩茫江天与三两株烟树落入眼中。这结篇的景语是写实,是作者回首时见到的苍凉景致,而这景致深刻地表现了作者此时的心境——悲愁至极而又找不到凭依,这心中的愁苦如何释放?

  柳永的这首《采莲令·月华收》,用笔灵动,铺排细密,意曲而情深,把离别之情与羁旅之愁表现得细致入微,这也是这首词得以传唱千古的原因吧!


【赏析】

  此词描写一对恋人的离别之情。由于作者是一位善于铺叙的高手,所以把女主人公的千娇百媚,自己的满腹离愁都写得十分细致。上阕着意刻画的是主人公的情态,“千娇面,盈盈伫立,无言有泪”,这十一个字,把一个美丽多情的女子的形象描写得十分可人怜惜。为了烘托离别的凄苦,作者在描写这位纯情女子之先,特地把呀呀的开门声写出来,起到增加气氛的作用。开门有“轧轧”之声,而女子的送行却“无言有泪”,有声与无声前后照应,构成了一种更加令人断肠的凄惨画面。下阙写自己的落寞情绪,与心爱的女子分别,这是多么令人难以接受的现实,如果一切静止该多好啊,那样自己和心爱的人就不会分离了,爱就能永恒。可惜那不解人意的扁舟匆匆前行,不长时间,心上人所居的城市就不能再见了。

  全词写到这里,作者已经把离别之苦倾诉殆尽了,为了更强调凄苦悲切的气氛,作者用写景作为结束语:清寒的江流那边,只剩下烟云笼罩的两三棵树!这种以景言情的写法在古词曲中并不少见,但此词把景致的描写放在全词的末尾,这就好比古歌曲中的“乱”,把前此所铺排的种种情绪推向了最高潮。

  斜月西沉,霜天破晓,执手相送,情何以堪!这首送别词,既表现了送行者的无限依恋,也抒写了行人的感怀。把送别和别后相思的情景,层层铺开。深刻细致地写出了人物的感受。最后以景结情,倍觉有情。全词铺叙展衍,层次分明而又曲折婉转。不仅情景“妙合”,而且写景、抒情、叙事自然融合,完美一致。体现了柳词的特色。


【作者介绍】

  柳永,(约987年—约1053年)北宋著名词人,婉约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汉族,崇安(今福建武夷山)人,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永,字耆卿,排行第七,又称柳七。宋仁宗朝进士,官至屯田员外郎,故世称柳屯田。他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以毕生精力作词,并以“白衣卿相”自诩。其词多描绘城市风光和歌妓生活,尤长于抒写羁旅行役之情,创作慢词独多。铺叙刻画,情景交融,语言通俗,音律谐婉,在当时流传极其广泛,人称“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对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的发展有重大影响。更多欧洲杯2016年6月23日匈牙利vs葡萄牙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赏析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www.plwegkamp.com)的相关文章。


【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英译】

LIU Yong – Lyrics to the Melody of Lotus Picking


Moonlight has faded, pale are clouds in the frosty sky of dawn.

Travellers heading west must be feeling the hardship.

Her delicate hand mine holds,

To see me off to the main road, she opens the squeaky crimson door.

She with her charming face stands at the roadside,

In teary reticence, how could I bare to look back with a broken heart?


A small canoe let the oars rush it to waves cleave through,

Seemingly voracious for the scenery on the road, yet the parting gloom

Has caused a million thoughts to entangle,

Yet as I wallow in regrets, to whom could I open my heart to?

When I do look back, gone are the towers of the town,

Beyond the cold waters and skies, only a few trees are visible in the brume.


【词牌简介】

  《采莲令》,词牌名之一。本词牌双调,又名《采莲》,双调九十一字。上下阕各八句,各四仄韵。以柳永《采莲令》为正格。词牌来源:按《宋史·乐志》,曲夏游幸,教坊所奏十八调曲,九曰《双调采莲》。今柳永《乐章集》有之,亦注“双调”。《碧鸡漫志》:“夹钟商,俗呼双调。”


【格律】


  月华收,云淡霜天曙。

  仄平平,平仄平平仄。

  西征客、此时情苦。

  中平仄、仄平平仄。

  翠娥执手送临歧,轧轧开朱户。

  中平中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千娇面、盈盈伫立,无言有泪,断肠争忍回顾。

  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

  一叶兰舟,便恁急桨凌波去。

  中仄平平,仄仄中仄平平仄。

  贪行色、岂知离绪。

  平平仄、中平平仄。

  万般方寸,但饮恨,脉脉同谁语。

  中平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仄。

  更回首、重城不见,寒江天外,隐隐两三烟树。

  仄平仄、平平仄仄,中平平仄,中仄仄平平仄。


  特别提示:

  以柳永《采莲令》为正格。

  上阕第三句、第六句均为“上三下四”句式。

  下阕第三句为“上三下四”句式。第五句为“上三下五”句式,第六句均为“上三下四”句式。

------分隔线----------------------------
热点内容

欧洲杯2016年6月23日匈牙利vs葡萄牙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plwegkamp.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