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山抹微云|秦观|注释|翻译|赏析|讲解

【作品简介】

  《满庭芳·山抹微云》由秦观创作,被选入《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三百首》。这首词叙写恋人离别时的哀愁。上阕写景,引出别意,妙在“抹”与“连”两个动词表现出风景画中的精神,显出高旷与辽阔中的冷峻与衰飒,与全词凄婉的情调吻合。接着将“多少蓬莱旧事”消弥在纷纷烟霭之中,概括地表现离别双方内心的伤感与迷茫。“斜阳外”三句宕开写景,别意深蕴其中,下阕用白描直抒伤心恨事,展示自己落拓江湖不得志的感受。结尾三句写船愈来愈远,回首“高城”,只见到昏黄的灯火;内怀无可奈何的别情。本词摹写景物,很能传神达意。更多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三百首》专栏。

 

【原文】

  《满庭芳·山抹微云》

  作者:秦观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暂停征棹,聊共引离樽。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漫赢得青楼,薄幸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注释】

①山抹微云:指一缕缕薄云横绕山腰,像是涂抹上去一样。天粘衰草:指远处的枯草紧连着天际。画角:涂有彩色的军中号角。谯门:高楼上之门,可以眺望远方,今城市所存鼓楼,正与谯门同。

②棹:船桨。

③引:持、举。

④尊:酒器。“寒鸦”句:化用隋炀帝诗句:“寒鸦千万点,流水绕孤村。”

⑤销魂:极度伤心貌。

⑥香囊:装香物的小袋,古人佩在身上的一种装饰物。轻:轻易。

⑦青楼:妓馆。

⑧漫:徒然。薄幸:薄情。

⑨望断:从远望的视线中消逝。

 

【讲解】

  秦观,字少游,一字太虚,号淮海,扬州高邮人。词作有《淮海长短句》,存词一百首左右。元丰元年秦观谒见苏轼,苏轼以为有屈其才,又把他的诗介绍给王安石,王安石评价是“清新似鲍谢”。高太后亲政时除太学博士,任秘书省正字兼国史院编修官。新党执政,连遭贬斥,徙至雷州。徽宗时放还,至藤州卒。

  秦观是元祐时期主要词作家,他属于婉约派,词境凄婉。沈雄《古今词话》说:“子瞻词胜乎情,耆卿情胜乎辞,辞情相称者,唯少游一人耳。”秦观词虽有较高的艺术性,但词中所反映的内容却比较狭窄。王国维《人间词话》说:“词之雅郑,在神不在貌。永叔、少游虽作艳语,终有品格。”他前期作品主要是客游汴京、扬州、越州等处和歌妓往还时所作,多是追忆个人风流韵事和寻愁觅恨、征歌逐舞的作品。他的[满座芳]曾经名动一时:

  “山抹微云,天粘衰草,画角声断樵门。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漫赢得、青楼薄倖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这首词是秦观在会稽逗留时所作,曾与会稽太守程公辟燕游酬唱,流连歌场。

  上阕写离别时凄清景物,将秋晚日暮的萧条景象和离别时的忧伤悲凉的凄惋情绪融为一体,情景交融,感人至深。

  开头两句“山抹微云,天粘衰草”,描写秋天郊野的环境。山色是朦胧的,像是给抹上了一层薄薄的白云,郊野是空旷的,树木凋残,满地枯草,一望无际,这枯草像是跟天粘在一起了。这两句很受到一些词学批评家的称赞,认为“抹”字、“粘”字用得好。其实,用得好,无非写出了词人的主观感受,以为这客观景物如此黯淡而冷落,仿佛就是出自人为的安排,有意给山抹上了云,让天粘着了草。而“山抹微云”,则显示了词人在分别时内心的凄迷恍惚,“天粘衰草”,则显示了词人在分别时内心的空虚怅惘。词家多用这种以景写情的手法,秦观也写得不错。如果以为“抹”字、“粘”字就好得多么了不起,那就有些夸大其辞了。“粘”字,毛晋刻《淮海词》作“连”字。这倒不必就是明朝人忘改,因为南宋初年叶梦得的《避署录话》就引作“天粘衰草”。当然,“连”字不如“粘”字,“连”只是写天与草相接而已,而“粘”字则写出了仿佛来自人的意向,与“抹”字恰好相配。这两句写了环境,词人再用“画角声断樵门”来交代时间。画角,是装饰有彩绘的军中的号角。樵门就是樵楼。古代建造在城门上的高楼,用以了望敌情。樵楼上军中号角的声音都停止了,表示时间已晚。就是在这样的环境、时间里送别的。

  下面写送别。“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是说暂时停下即将远去的船,离去的人与相送的人姑且共进几杯送别的酒。越是喝酒,越是思绪万千,难舍难分。“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就是提起往事,不堪回首,瞻望前途,心境茫然。“蓬莱旧事”,南宋胡仔的《苕溪渔隐丛话》引《艺苑雌黄》以为秦观客居会稽,住在蓬莱阁,在一次酒席上喜欢一个歌女,从此不能忘怀,因此写下这首《满庭芳》词。这说得太死,而且只在酒席上见过一面,也不会有“多少蓬莱旧事”,更不会有“聊共引离尊”的送别。蓬莱,仙人所居的仙岛。唐代多把与歌妓交往称作游仙,李商隐有诗说“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借蓬莱仙山指心爱的女子所居之处。所以这里的“多少蓬莱旧事”,即指秦观与这位前来送别的歌妓的无限欢爱的旧事。现在不得不分手,旧事便如梦如烟。“烟霭纷纷”是借黄昏时的烟雾表示“旧事”的迷茫,使人心烦意乱。“旧事”不堪回首,将来则不堪设想。只这眼前景物,“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就足以使离人无限凄楚,隋炀帝有诗说:“寒鸦千万点,流水绕孤村”。秦观化用隋炀帝诗句,以斜阳表示日暮途远,以寒鸦回到巢里和孤村的人家闭门归宿反衬自己的外出漂流,寂寞孤单。这也是以景写情。晁补之说“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三句,“虽不识字人,亦知是天生好言语也”。好在哪里呢?好就好在平淡自然,而使景物如画,景中有情。

  上阕写离别的场面,下阕着重表现别离的感伤情绪。细致具体地刻画了一对情人难于割舍的离悲怨恨,描绘逼真,形象鲜明。

  开头“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这几句是写离别之时伤心得有如丧魂落魄。江淹的《别赋》说:“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香囊是古代男子佩带的盛香料的袋子,分别时解下来赠送对方留作纪念。“罗带轻分”,是说女子罗带上打的同心结,轻易地就给解开了,表示草草分别。苏轼曾举出这几句,说秦观学柳永写词。从写与歌妓交往、与歌妓离别,秦观的确与柳永有相同之处。底下秦观说自己“漫赢得、青楼薄倖名存”,就以妓女所居的青楼点出对方的身分,他自己也如同柳永那样沉迷青楼生活,以驱除仕途失意的牢骚苦闷。“赢得青楼薄倖名”,是杜牧的诗句,杜牧当年在扬州,也是过着这种生活,这种生活,不管出发点如何,包含着怎样的怨和怎样的愤,都是毫不足取的。自称对青楼“薄倖”,不得保持恩爱,顶多不过是寻求一个风尘中知己,精神上暂时取得安慰而已,而其实质,仍然属于封建士大夫的生活上的颓唐腐朽。这—类词今天之所以在文学史还要提到,一是由于它们在词的发展上有一定的影响,二是由于它们在艺术表现上有一定的成就。像这首《满庭芳》词在写到分别之后,“此去何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下面仍回到写景上去,“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分别之后,还是不住回头观望,“高城”本来是很显眼的,但已经看不见了,只见隐隐约约的黄昏中的无数灯火,言外之意是那“高城”中的依依不舍的人更是看不见了。这是不见于字面的深入一层的写法。所谓婉约,就指的表达的方式曲折婉转,表达的语言简约凝练。从秦观这首《满庭芳》,可以看出婉约派词的特点,而柳永虽也属于婉约词人,但他讲究铺叙渲染,放笔展开描写,秦观与他又有所不同。

  对于秦观《满庭芳》词表现的青楼生活,我们不必去寻找其中有着多么了不起的价值,只需注意词人在艺术表现上的特色,也就可以了。词意吞吐含蓄,虚实兼顾,真实地刻画出离人的迷茫心境。据说苏轼曾因此戏呼秦观为“山抹微云君”。

  秦观的词,大多是如《满庭芳》词所写的内容。如《水龙吟》词的“玉佩丁东别后,怅佳期,参差难又。名鞮利锁,天还知道,和天也瘦。花下重门,柳边深巷,不堪回首。念多情,但有当时皓月,向人依旧。”意境、情绪完全与《满庭芳》词相同。秦观这类词还喜欢化用杜牧扬州诗的句子,如《八六子》的“无端天与娉婷,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另一首《满庭芳》词的“豆蔻梢头旧恨,十年梦,屈指堪凉”,等等。说明这种青楼生活,秦观与杜牧是相同的。不过,在秦观,是有意结合着自己的政治失意来写。所以清人周济在《宋四家词选》中曾说秦观“将身世之感打并入艳情,又是一法”。这也是秦观词艺术上的独到之处,即将男女的思恋萦怀,同个人政治上的不幸遭遇有机地结合起来,运用委婉蕴藉的手法,雅洁清丽的语言和协调和美的音律,抒发了作者真挚深沉的情感,从而达到“情韵兼胜”,凄婉动人的境界。

  此外秦观在扬州写的怀古词《望海潮》,风格上还有点近似于苏轼词的豪放,也有悲壮豪放之笔。但这样的作品在秦观词集中是极个别的。

  秦观大量作品还是不外描写“桃愁杏怨,红泪淋浪”,“新欢易失,往事难猜”。他的一些名句如《江城子》词的“便做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千秋岁》词的“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减字木兰花》词的“困倚危楼,过尽飞鸿字字愁”,《浣溪沙》词的“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都离不开一个 “愁”字,都表现惆怅落寞的心境,笼罩着黯淡的色彩、凄凉的气氛,充满浓厚的消沉伤感的情绪。词人以具体的景物描写和形象的比喻,表达出细致幽渺,难以捉摸的空虚的感情。

 

【点评】

  这首《满庭芳》是秦观最杰出的词作之一。起拍开端“山抹微云,天连衰草”,雅俗共赏,只此一个对句,便足以流芳词史了。一个“抹”字出语新奇,别有意趣。“抹”字本意,就是用别一个颜色,掩去了原来的底色之谓。传说,唐德宗贞元时阅考卷,遇有词理不通的,他便“浓笔抹之至尾”。至于古代女流,则时时要“涂脂抹粉”亦即用脂红别色以掩素面本容之义。

  按此说法,“山抹微云”,原即山掩微云。若直书“山掩微云”四个大字,那就风流顿减,而意致全无了。词人另有“林梢一抹青如画,知是淮流转处山。”的名句。这两个“抹”字,一写林外之山痕,一写山间之云迹,手法俱是诗中之画,画中之诗,可见作者是有意将绘画笔法写入诗词的。少游这个“抹”字上极享盛名,婿宴席前遭了冷眼时,便“遽起,叉手而对曰:”某乃山抹微云女婿也!“以至于其虽是笑谈,却也说明了当时人们对作者炼字之功的赞许。山抹微云,非写其高,概写其远。它与”天连衰草“,同是极目天涯的意思:一个山被云遮,便勾勒出一片暮霭苍茫的境界;一个衰草连天,便点明了暮冬景色惨淡的气象。全篇情怀,皆由此八个字里而透发。 

  “画角”一句,点明具体时间。古代傍晚,城楼吹角,所以报时,正如姜白石所谓“正黄昏,清角吹寒,都空城”,正写具体时间。“暂停”两句,点出赋别、饯送之本事。词笔至此,便有回首前尘、低回往事的三句,稍稍控提,微微唱叹。妙“烟霭纷纷”四字,虚实双关,前后相顾。“纷纷”之烟霭,直承“微云”,脉络清晰,是实写;而昨日前欢,此时却忆,则也正如烟云暮霭,分明如,而又迷茫怅惘,此乃虚写。

  接下来只将极目天涯的情怀,放眼前景色之间,又引出了那三句使千古读者叹为绝唱的“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于是这三句可参看元人马致远的名曲《天净沙》:“柘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天涯”,抓住典型意象,巧用画笔点染,非大手不能为也。少游写此,全神理,谓天色既暮,归禽思宿,却流水孤村,如此便将一身微官濩落,去国离群的游子之恨以“无言”之笔言说得淋漓尽致。词人此际心情十分痛苦,他不去刻画这一痛苦的心情,却将它写成了一种极美的境界,难怪令人称奇叫绝。

  下片中“青楼薄幸”亦值得玩味。此是用“杜郎俊赏”的典故:杜牧之,官满十年,弃而自便,一身轻净,亦万分感慨,不屑正笔稍涉宦郴字,只借“闲情”写下了那篇有名的“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其词意怨愤谑静。而后人不解,竟以小杜为“冶游子”。少游之感慨,又过乎牧之之感慨。

  结尾“高城望断”。“望断”这两个字,总收一笔,轻轻点破题旨,此前笔墨倍添神采。而灯火黄昏,正由山林微云的傍晚到“纷纷烟霭”的渐重渐晚再到满城灯火,一步一步,层次递进,井然不紊,而惜别停杯,流连难舍之意也就尽其中了。

  这首词笔法高超还韵味深长,至情至性而境界超凡,非用心体味,不能得其妙也。

   后,秦观因此得名“山抹微云君”

 

【赏析】

  有不少词调,开头两句八个字,便是一副工致美妙的对联。宋代名家,大抵皆向此等处见工夫,逞文采。诸如“作冷欺花,将烟困柳”。“叠鼓夜寒,垂灯春浅”……一时也举他不尽。这好比名角出台,绣帘揭处,一个亮相,丰采精神,能把全场“笼罩”住。试看那“欺”字“困”字,“叠”字“垂”字……词人的慧性灵心、情肠意匠,早已颖秀葩呈,动人心目。

  然而,要论个中高手,我意终推秦郎。比如他的笔下“碧水惊秋,黄云凝暮”,何等神笔!至于这首<满庭芳)的起拍开端:“山抹微云,天连衰草”,更是雅俗共赏,只此一个出场,便博得满堂碰头彩,掌声雷动——真好看煞人!

  这两句端的好在何处?

  大家先就看上了那“抹”字。好一个“山抹微云”!“抹”得奇,新鲜,别有意趣!

  “抹”又为何便如此新奇别致,博得喝采呢?

  须看他字用得妙,有人说是文也而通画理。

  抹者何也?就是用别一个颜色,掩去了原来的底色之谓。所以,唐德宗在贞元时阅考卷,遇有词理不通的,他便“浓笔抹之至尾”(煞是痛快)!至于古代女流,则时时要“涂脂抹粉”,罗虬写的“一抹浓红傍脸斜”,老杜说的“晓妆随手抹”,都是佳例,其实亦即用脂红别色以掩素面本容之义。

  如此说来,秦郎所指,原即山掩微云,应无误会。

  但是如果他写下酌真是“山掩微云”四个大字,那就风流顿减,而意致无多了。学词者宜向此处细心体味,同是这位词人,他在一首诗中却说:“林梢一抹青如画,知是淮流转处山。”同样成为名句。看来,他确实是有意地运用绘画的笔法而将它写入了诗词,人说他“通画理”,可增一层印证。他善用“抹”字。一写林外之山痕,一写山间之云迹,手法俱是诗中之画,画中之诗,其致一也。只单看此词开头四个字,宛然一幅“横云断岭”图。

  出句如彼,且看他对句用何字相敌?他道是:“天连衰草。”

  于此,便有人嫌这“连”字太平易了,觉得还要“特殊”一点才好。想来想去,想出一个“黏”字来。想起“黏”字来的人,起码是南宋人了,他自以为这样才“炼字”警策。大家见他如此写天际四垂,远与地平相“接”,好像“黏合”了一样,用心选辞,都不同俗常,果然也是值得击节赞赏!

  我却不敢苟同这个对字法。

  何以不取“黏”字呢?盖少游时当北宋,那期间,词的风格还是大方家数一派路子,尚五十分刁钻古怪的炼字法。再者,上文已然着重说明:秦郎所以选用“抹”并且用得好,全在用画人词,看似精巧,实亦信手拈来,自然成趣。他断不肯为了“敌”那个“抹”字,苦思焦虑,最后认上一个“黏”,以为“独得之秘”——那就是自从南宋才有的词风,时代特征是不能错乱的。“黏”字之病在于:太雕琢,——也就显得太穿凿;太用力,——也就显得太吃力。艺术是不以此等为最高境界的。况且,“黏”也与我们的民族画理不相贴切,我们的诗人赋手,可以写出“野旷天低”,“水天相接”。这自然也符合西洋透视学;但他们还不致也不肯用一个天和地像是黏合在一起这样的“修辞格”,因为画里没有这样的概念。这其间的分际,是需要仔细审辨体会的:大抵在选字工夫上,北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人宁肯失之“出”,而南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人则有意失之“人”。后者的末流,就陷入尖新、小巧一路,专门在一二字眼上做扭捏的工夫;如果以这种眼光去认看秦郎,那就南其辕而北其辙了。

  以上是从艺术角度上讲根本道理。注释家似乎也无人指出:少游此处是暗用寇准的“倚楼无语欲销魂,长空黯淡连芳草”的那个“连”字。岂能乱改他字乎?

  说了半日,难道这个精彩的出场,好就好在一个“抹”字上吗?少游在这个字上享了盛名,那自是当然而且已然,不但他的令婿在大街上遭了点意外事故时,大叫“我乃山抹微云学士之女婿是也!”就连东坡,也要说一句“山抹微云秦学士,露花倒影柳屯田”。可见其脍炙之一斑。然而,这一联八字的好处,却不会“死”在这一两个字眼上。要体会这一首词通体的情景和气氛,上来的这八个字已然起了一个笼罩全局的作用。

  山抹微云,非写其高,写其远也。它与“天连衰草”,同是极目天涯的意思——这其实才是为了惜别伤怀的主旨,而摄其神理。懂了此理,也不妨直截就说极目天涯就是主旨。

  然而,又须看他一个山被云遮,便勾勒出一片暮霭苍茫的境界;一个衰草连天,便点明了满地秋容惨淡的气象:整个情怀,皆由此八个字里而透发,而“弥漫”。学词者于此不知着眼,翻向一二小字上去玩弄,或把少游说成是一个只解“写景”和“炼字”的浅人,岂不是见小而失大乎。

  八字既明,下面全可迎刃而解了:画角一句,加倍点明时间。盖古代傍晚,城楼吹角,所以报时,正如姜白石所谓:“正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正写那个时间。暂停两句,才点出赋别、饯送之本事。——词笔至此,能事略尽——于是无往不收,为文必转,便有回首前尘、低回往事的三句,稍稍控提,微微唱叹。妙在“烟霭纷纷”四字,虚实双关,前后相顾。——何以言虚实?言前后?试看纷纷之烟霭,直承“微云”,脉络晓然,乃实有之物色也,而昨日前欢,此时却忆,则也正如烟云暮霭,分明如在,而又迷茫枨惘,全费追寻了。此则虚也。双关之趣,笔墨之灵,允称一绝。表词笔至此,已臻妙境,而加一推宕,含情欲见,而无用多申,只将极目天涯的情怀,放在眼前景色之间,——就又引出了那三句使千古读者叹为绝唱的“斜阳外,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又全似画境,又觉画境亦所难到。叹为高手名笔,岂虚誉哉。

  词人为何要在上片歇拍之处着此“画”笔?有人以为与正文全“不相干”。真的吗?其实“相干”得很。莫把它看作败笔泛墨,凑句闲文。你一定读过元人马致远的名曲《天净沙》:“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人人称赏击节,果然名不虚传。但是,不一定都悟到马君暗从秦郎脱化而来。少游写此,全在神理,泯其语言:盖谓,天色既暮,归禽思宿,人岂不然?流水孤村,人家是处,歌哭于斯,亦乐生也。而自家一身微官濩落,去国离群,又成游子,临歧帐饮,哪不执手哽咽乎?

  我很小时候,初知读词,便被它迷上了!着迷的重要一处,就是这归鸦万点,流水孤村,真是说不出的美!调美,音美,境美,笔美。神驰情往,如入画中。后来才明白,词人此际心情十分痛苦,他不是死死刻画这一痛苦的心情,却将它写成了一种极美的境界,令人称奇叫绝。这大约就是我国大诗人大词人的灵心意性、绝艳惊才的道理了吧?

  我常说:少游这首《满庭芳》,只须着重讲解赏析它的上半阕,后半无须婆婆妈妈,逐句饶舌,那样转为乏味。万事不必“平均对待”,艺术更是如此。倘昧此理,又岂止笨伯之讥而已。如今只有两点该当一说:

  一是青楼薄幸。尽人皆知,此是用“杜郎俊赏”的典故:杜牧之,官满十年,弃而自便,一身轻净,亦万分感慨,不屑正笔稍涉宦场一字,只借“闲情”写下了那篇有名的“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其词意怨甚,愤甚,亦谑甚矣!而后人不解,竟以小杜为“冶游子”。人之识杜,不亦远乎。少游之感慨,又过乎牧之之感慨。少游有一首《梦扬州》,其中正也说是“离情正乱,频梦扬州”,是追忆“殢酒为花,十载因谁淹留?”忘却此义,讲讲“写景”“炼字”,以为即是懂了少游词,所失不亦多乎哉。

  二是结尾。好一个“高城望断”。“望断”二字是我从一开头就讲了的那个道理,词的上片整个没有离开这两个字。到煞拍处,总收一笔,轻轻点破,颊上三毫,倍添神采。而灯火黄昏,正由山有微云——到“纷纷烟霭”(渐重渐晚)——到满城灯火,一步一步,层次递进,井然为紊,而惜别停杯,留连难舍,维舟不发……也就尽在“不写而写”之中了。

  作词不离情景二字,境超而情至,笔高而韵美,涵咏不尽,令人往复低回,方是佳篇。雕绘满眼,意纤笔薄,乍见动目,再寻索然。少游所以为高,盖如此才真是词人之词,而非文人之词、学人之词——所谓当行本色,即此是矣。

  有人也曾指出,秦淮海,古之伤心人也。其语良是。他的词,读去乍觉和婉,细按方知情伤,令人有凄然不欢之感。此词结处,点明“伤情处”,又不啻是他一部词集的总括。我在初中时,音乐课教唱一首词,使我十几岁的少小心灵为之动魂摇魄,——

  西城杨柳弄春柔,动离忧,泪难收。犹记多情,曾为系 归舟。碧野朱桥当日事,——人不见,水空流!……

  每一吟诵,追忆歌声,辄不胜情,“声音之道,感人深矣”,古人的话,是有体会的。然而今日想来,令秦郎如此长怀不忘、字字伤情的,其即《满庭芳》所咏之人之事乎?

  1982年春分节,补足去年半成稿。原载:《唐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鉴赏集》

 

【作者介绍】

  秦观(1049-1100),字少游,一字太虚,号淮海居士,别号邗沟居士;“苏门四学士”之一。汉族,扬州高邮(今属江苏)人。北宋文学家,北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人。更多欧洲杯2016年6月23日匈牙利vs葡萄牙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赏析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www.plwegkamp.com)的相关文章。

  秦观是北宋中后期著名词人,与黄庭坚、张耒、晁补之合称“苏门四学士”,颇得苏轼赏识。熙宁十一年(1078年)作《黄楼赋》,苏轼赞他“有屈宋之才”。元丰七年(1084年)秦观自编诗文集十卷后,苏轼为之作书向王安石推荐,王安石称他“有鲍、谢清新之致”。 因秦观屡得名师指点,又常与同道切磋,兼之天赋才情,所以他的文学成就灿然可观。后于元丰八年(1085年)考中进士,初为定海主簿、蔡州教授,元祐二年(1087年)苏轼引荐为太学博士,后迁秘书省正字,兼国史院编修官。哲宗于绍圣元年亲政后(1094年)“新党”执政,“旧党”多人遭罢黜。秦观出杭州通判,道贬处州,任监酒税之职,后徙郴州,编管横州,又徙雷州。徽宗即位后秦观被任命为复宣德郎,之后在放还北归途中卒于藤州。其散文长于议论,《宋史》评其散文“文丽而思深”。其诗长于抒情,敖陶孙《诗评》说:“秦少游如时女游春,终伤婉弱。”他是北宋后期著名婉约派词人,其词大多描写男女情爱和抒发仕途失意的哀怨,文字工巧精细,音律谐美,情韵兼胜,历来词誉甚高。然而其词缘情婉转,语多凄黯。有的作品终究气格纤弱。代表作为《鹊桥仙》、(纤云弄巧)、《望海潮》、(梅英疏淡)、《满庭芳》、(山抹微云)等。《鹊桥仙》中的“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被誉为“化腐朽为神奇”。《满庭芳》中的“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被称做“天生的好言语”。南宋张炎之《词源》:“秦少游词体制淡雅,气骨不衰,清丽中不断意脉,咀嚼无滓,久而知味。”生平详见《宋史.文苑传》。著有《淮海集》40卷,以及《淮海居士长短句》、《劝善录》、《逆旅集》等作品。。其所编撰的《蚕书》,是我国现存最早的一部蚕桑专著。极善书法,小楷学钟王,遒劲可爱,草书有东晋风味,行楷学颜真卿。建炎四年(1130),南宋朝廷追赠秦观为“直龙图阁学士”,后世称之为“淮海公”。

 

【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英译】

Tune: Fragrant Courtyard

Qin Guan (1049-1100)


Laced clouds touch the mountains high
Widely spread bristle grass reach the end of sky
The sound of a painted bugle fades from inquisitive sight


Halt the venturous boat
Let’s drink together before parting sadness take hold


How many past events come to mind
‘Tis no use to remind
Let them vanish with passing mists and sighs


As the setting sun beyond hides
Crows appear dotting the dimming sky
Girding the lonely village the rippling river quietly glides


My soul stirs
As I loosen your fragrant pouch with a frisk search
And untie your silk girdle on urge


My actions helped me to earn a name of fame
A fickle lover of brothel lane


Now a rover I know not whence we’ll meet again
On your sleeves tears leave wasted stains


Where sorrow remains
Beyond your high bower
City lights quietly mark the looming dusk

 

【词牌简介】

  《满庭芳》是词牌名,又名《锁阳台》、《满庭霜》、《潇湘夜雨》等。《清真集》入“中吕调”。双调九十五字,前片四平韵,后片五平韵。过片二字,亦有不叶韵连下为五言句者。

 

【格律】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

  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仄中平仄平平(韵)。

  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

  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韵)。

  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 

  中仄平平仄仄,中中仄、中仄平平(韵)。

  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平平仄,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韵)。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

  平平(韵),平仄仄,平平仄仄,中仄平平(韵)。

  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

  仄平仄平平,中仄平平(韵)。

  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

  中仄中平仄仄,中中仄、中仄平平(韵)。

  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平平仄,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韵)。

------分隔线----------------------------
热点内容

欧洲杯2016年6月23日匈牙利vs葡萄牙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plwegkamp.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