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鹤仙·脸霞红印枕|陆淞|注释|翻译|赏析|讲解

【作品简介】

  《瑞鹤仙·脸霞红印枕》由陆淞创作,被选入《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三百首》。这首词写别离。上阕写佳人之睡。写睡起之态、睡起之神情、睡起之景色、睡起所想心事,将她的孤独愁思描绘得惟妙惟肖。下阕写情景。先忆旧时情景,再叙别后情景,构想重逢情景,把个情切切、意浓浓的佳人之心写得细致入微。


【原文】


  瑞鹤仙·脸霞红印枕


  作者:陆淞


  脸霞红印枕,睡觉来、冠儿还是不整①。屏间麝煤冷②,但眉峰压翠,泪珠弹粉。堂深昼永,燕交飞、风帘露井。恨无人说与,相思近日,带围宽尽。

  重省,残灯朱幌,淡月纱窗,那时风景。阳台路迥,云雨梦,便无准。待归来,先指花梢教看,欲把心期细问。问因循过了青春,怎生意稳?


【注释】

  ①睡觉来:白居易《长恨歌》“云鬓半偏新睡觉,花冠不整不堂来。”

  ②麝煤:即麝墨,制墨原料,因以为墨的别名。此指水墨绘画。韩偓《横塘》诗:“蜀纸麝煤添笔媚,越瓯犀淮发茶香。”

  ③压翠:指双眉紧绉挤压着青翠的远山。

  ④交飞:交翅并飞。

  ⑤露井:天井。

  ⑥朱幌:朱红的帷幔。

  ⑦风景:犹情景。

  ⑧阳台:隐指男女欢会之地。用宋玉《高唐赋序》神女事,见欧阳修《蝶恋花》注。

  ⑨云雨梦:即神女与楚王欢会之梦,代指男女欢会。

  ⑩心期:内心期愿。

  ⑾因循:怠情、拖延。引申为拖沓。


【翻译】

  红霞般的脸庞印着枕痕,显然是睡觉醒来,花冠还不规整。彩屏间的水墨画一片清冷。黛色的双眉堆峰叠翠,流下的泪珠还带着脂粉。画堂空寂,白天太长太永。双燕来回飞舞,嬉戏在风帘露井。只恨没有人可述相思之情,近日来渐渐消瘦,腰带越来越宽松。

  我又回忆起以前的往事,红色帷幔中一盏残灯,淡淡的月光映着窗棂,那种温馨迷人的情景。如今,通向阳台的道路该多么遥远迷蒙,就连想要做做巫山云雨的美梦,也没有一个定准。等你归来后,我一定要先指着花梢,让你看一看花儿已经飘零,再把你的心意细细盘问。我想要问一问你,为什么如此拖沓因循,耽误了多少大好的青春,又怎能意稳心平?


【赏析】

  这首词据说是陆淞为歌姬盼盼所写的。“南渡初,南班宗子寓居会稽,为近属,士子最盛,园亭甲于浙东,一时座客皆骚人墨士,陆子逸尝与焉。士有侍姬盼盼者,色艺殊绝,公每属意焉。一日宴客,偶睡,不预捧觞之列。陆因问之,士即呼至,其枕痕犹在脸。公为赋《瑞鹤仙》,有‘脸霞红印枕’之句,一时盛传之,逮今为雅唱。后盼盼亦归陆氏。”(见宋陈鹄《耆旧续闻》卷十)事情本是很简单,盼盼睡了起来“枕痕犹在脸”,可是通过陆淞丰富的想象与出色的描绘,在《瑞鹤仙》这首词里却成功地塑造了一个为珍惜青春而苦闷的少女形象。

  话从“枕痕犹在脸”起,词也就以“脸霞红印枕”起笔,一笔深一笔地勾画出了这个害相思病的少女神态。“睡觉来,冠儿还是不整。”把前句“脸霞红印枕”的现象加以补充说明:“冠儿不整”说明她并不是因为劳累而贫睡的,而是因为心事重重而精神不振。句中加上“还是”说明这种情况并不是偶然现象,是因为其相思病也很久了。“屏间麝煤冷。”“麝煤”,本指墨,在这里指屏上之画。“冷”,是少女的感觉赋之于物。那画屏上就像画的是秀丽的山水,使她难以忘怀曾一起在清风明月下游山玩水的情景;又好像画的是艳美的花卉,使她产生花开花落青春易逝的感慨;也好像画的是对鸳鸯或双鹧鸪,更使她感到更加孤独与寂寞。……这里并没有详写,而是概括成“屏间麝煤冷”。点出一个“冷”字,任凭读者去想象,去体会相思的少女的凄凉的心境,痛苦的感情。这要比实写能产生更大的艺术效果。“但眉峰压翠,泪珠弹粉。”动词“压”与“弹”,表现出一种按奈不住的感情,以致双眉紧锁、泪珠扑簌簌直滚。这两句进一步写少女的脸上神情,暗示了她内心痛苦之强烈。

  “堂深昼永。燕交飞、风帘露井。”更进一层写周围的一切使她由冷漠而产生怅恨的感情。“深”与“永”是从空间与时间上表现出她空虚的感触。她在百无聊赖时所见到的却是双双乳燕交飞,风吹帘动,桃李依露井等等情景,这一切都刺激她产生孤寂失望情绪,而“恨无人与说相思”。作者运用这种反衬手法在加深了对少女内心痛苦情感的描写之后,又进而从形体的变化写她相思之深。“带围宽尽”四个字不仅发挥夸张的效果,加深对少女被病折磨的印象,而且将抽象思维具体化,让读者能从衣带宽大去想象她曾经是体态丰满、柳眉桃腮、笑容可掬的模样,与现在的瘦削的形象作对比,更产生了对她因病重而弱不禁风的样子的怜惜与哀叹!

  词的上片从人物形态与具体环境的实写中,描写少女的慵懒、凄冷、孤寂,勾画出了一个怀春的少女形象。下片则是就“恨无人与说相思”展开对少女内心活动的描写,逐层深入描写她的回忆、悔恨、追求。

  “残灯朱幌,淡月纱窗”,那离别时的情景反复出现在作者眼前。“残”与“淡”给“灯”与“月”抹上一层伤别的色彩,景中有情,表现了少女对这难忘的时刻的回忆是痛苦的。如梦往事的浮现,使她感到虚无缥缈。“阳台路迥,云雨梦,便无准。”阳台、云雨,指男女欢会时的事物,而此时远隔这些,说明了旧欢难续。可是,少女终究还是痴望着:“待归来,先指花梢教看,却把心期细问。问因循过了青春,怎生意稳。”她痴望着情人的归来,先以花的盛开与凋谢,向好喻说的青春易老,在激起惜花之情的基础上再细问他怎能忍心蹉跎了大好的青春年华,“细”字在这里用得深刻。女子有满怀的疑怨,等待着问个清楚,倾吐个够!结尾笔势振起,从少女的幽怨成疾转写出了她的痴心、不甘心。只有这样,全词才深刻逼真地刻画出少女的性格。她也有对正常之爱的要求,不光是自己对人执着不舍的爱着,而且也是被人同样的爱着。词中少女的形象,无疑是有一定积极意义的。

  这首小词运用了反衬、夸张、比喻等多种艺术表现手法,但其中最主要的还是抽丝剥茧的方法。“脸霞红印枕”像一根长丝的头,作者拽着它一把一把地抽,层层深入地揭示了少女怀春全部思想感情。因而在结构上紧密完整,一气呵成。


【作者介绍】

  陆淞[约公元一一四七年前后在世]字子逸,号云溪,山阴人,陆佃之孙。生卒年均不详,约宋高宗绍兴中前后在世。南渡初,有宗室子某,寓居会稽,园亭甲于浙东,座客皆为一时名士,淞亦茌列。有姬盼盼,为淞所属意。一日,偶睡不侍觞,淞因问之,呼之出,枕痕在脸,为赋瑞鹤仙词。其词一时盛传。后盼盼竟归淞。官辰州守。晚年以疾废,卜筑于秀野。放敖世间,不复有荣念;对客则终日清谈不倦。遂以终老。存词2首。更多欧洲杯2016年6月23日匈牙利vs葡萄牙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赏析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www.plwegkamp.com)的相关文章。


【词牌简介】

    《瑞鹤仙》,词牌名。《清真集》、《梦窗词集》并入“高平调”。各家句豆出入颇多,兹列周邦彦辛弃疾、张枢三格。双片一百二字,前片七仄韵,后片六仄韵。第一格起句及结句倒数第二句,皆上一、下四句式。第三格后片增一字。


【格律】

  对照例词:【北宋】周邦彦《瑞鹤仙·悄郊原带郭》


  (前片)

  仄平平仄仄(韵),

  悄郊原带郭,

  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韵)。

  行路永、客去车尘漠漠。

  平平仄平仄(韵),

  斜阳映山落,

  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韵)。

  敛馀红犹恋,孤城阑角。

  平平仄仄(韵),

  凌波步弱,

  仄仄平、平仄仄仄(韵)。

  过短亭、何用素约?

  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平仄(韵)。

  有流莺劝我,重解绣鞍,缓引春酌。


  (后片)

  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韵)。

  不记归时早暮,上马谁扶?醒眠朱阁。

  平平仄仄(韵)。

  惊飙动幕。

  平平仄,仄平仄(韵)。

  扶残醉,绕红药。

  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韵)。

  叹西园已是花深无地,东风何事又恶?

  仄平平仄仄(韵),

  任流光过却,

  平仄仄平仄仄(韵)。

  犹喜洞天自乐。

------分隔线----------------------------
热点内容

欧洲杯2016年6月23日匈牙利vs葡萄牙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plwegkamp.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