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莎行·情似游丝|周紫芝|注释|翻译|赏析|讲解

【作品简介】

  《踏莎行·情似游丝》由周紫芝创作,被选入《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三百首》。这是一首咏别词,情似游丝未定,人如飞絮无踪。“情”是送者,“人”是行者。“一溪烟柳”本与人情无关,而送者竟抱怨其“丝垂”万条,为何系不住行人兰舟?这是面对别离痛苦的无奈之言。“雁过”句,叙别后之情。即便是不考虑明天如何打发,可今晚难熬漫漫长夜!结尾两句用白描手法直抒胸臆,平淡率真。全词悱恻缠绵,真切感人。更多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三百首》专栏。

 

【原文】

  《踏莎行·情似游丝》

  作者:周紫芝

  情似游丝,人如飞絮,泪珠阁定空相觑。一溪烟柳万丝垂,无因系得兰舟住。

  雁过斜阳,草迷烟渚,如今已是愁无数。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过得今宵去!

 

【注释】

  ①游丝:蜘蛛等昆虫所吐的飘荡在空中的丝。

  ②阁:同“搁”。

  ③空:空自,枉自。

  ④觑:细看。指离别前两人眼中含泪空自对面相看。

  ⑤无因:没有法子。

  ⑦兰舟:木兰舟,船的美称。

  ⑧渚:水中小洲。

 

【翻译】

  离情好似漫天飞舞的游丝,而分离的人儿飘泊在外,身不由己如风中飞来飞去的柳絮。离别时相视两双泪眼,空自相对。一条河溪烟柳树缕缕,却无法将那木兰舟维系。夕阳斜照下,大雁向远方迁徒,烟气笼罩着沙州草色苍茫。到如今离愁不可回忆。明天不去思量,可是今夜如何过去?

 

【赏析】

  此词抒写离情别绪。上片写离别时的情景。情似游丝,泪眼相觑。一溪烟柳,难系兰舟。写尽了离别况味。下片写别后相思之苦。愁绪无数,无法排遣。全词凄迷哀婉,愁思无限。

  上片开头两句,连用两个比喻。“情似游丝”,喻情之牵惹:“人如飞絮”,喻人之飘泊也。两句写出与情人分别时的特定心境。游丝、飞絮,古代诗词中是常常联用的,一以喻情,一以喻人,使之构成一对内涵相关的意象,并借以不露痕迹地点出了季节,交代了情事,其比喻之新颖,笔墨之经济,都显示了作者的想象和创造的才能。

  虽然如此,这两句毕竟还是属于总体上的概括、形容。所以接着便用一个特写镜头给予具体的细致的刻画——“泪珠阁定空相觑”。两双满含着泪珠的眼睛,一动不动地彼此相觑。句中的“空”字意味着两人的这种难舍、伤情,都是徒然无用的,无限惆怅、无限凄怆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一溪烟柳万丝垂,无因系得兰舟住”两句把“空”字写足、写实。一溪烟柳,千万条垂丝,却无法系转去的兰舟,所以前面才说“泪珠阁定空相觑”。一派天真,满腔痴情,把本不相涉的景与事勾联起来,传达出心底的怨艾之情和无可奈何之苦。借此,又将两人分别的地点巧妙地暗示出来了。这种即景生情的刻画抒写,怨柳丝未曾系住行舟,含蕴着居者徊徨凄恻的伤别意绪。

  下片写离别之后心情。过片仍写居者行人走后的凄怆情怀。“雁过斜阳,草迷烟渚”,这是“兰舟”去后所见之景,正是为了引出、烘托“如今已是愁无数”。这里景物所起的作用与上文又略不相同了。上片写伤别,下片写愁思,其间又能留下一些让人想象、咀嚼的空白,可谓不断不粘、意绪相贯。

  句中的“如今”,连系下文来看,即指眼前日落黄昏的时刻。黄昏时刻已经被无穷无尽的离愁所苦,主人公便就担心,今晚将怎样度过。词人并不迳把此意说出,而是先荡开说一句“明朝”,然后再说“今宵”:明朝如何过且莫思量,先思量如何过得今宵去。

  “思量如何过”这五个字的意思实为两句中的“明朝”、“今宵”所共有,词笔巧妙地分属上下句,各有部分省略。上句所“思量”者是“如何过”,下句“如何过”即是所“思量”者,均可按寻而知。这种手法,诗论家谓之“互体”。

 

【点评】

  本词是一首精彩的送别诗。起句直叙离情,并抓住别时的两种物象作比喻。以游丝喻送者的留思,又谐音双关下文的柳丝,以飞絮喻行者的难留,也暗示出这暮春时节,境与情妙合,甚佳。下片写别后的留恋与相思。情似游丝,人如飞絮,泪珠阁定空相觑。用“游丝”、“飞絮”作比,在古代诗词中是最常见的,并不新鲜。但本词以一以喻情,一以喻人,使之构成一对内涵相关的意象,并涵而不露地点出季节,交待送留之情事。笔墨省约,比喻新颖,言简意丰,令人叫绝。“泪珠阁定空相觑”写惜别之情,情真意真游丝、飞絮、烟柳,均是眼前景物,既点明时节为暮春,又暗指情事为离别,可谓妙喻天成,写惜别之情,情真意真。“一溪”两句埋怨柳丝长不能拴住兰舟,悖理而入情,同时又巧妙地点出送别地点与行人所用的工具。一对恋人在绿柳垂丝,柳絮飞舞的春光中,在水边依依惜别的情境生动地凸现在读者的面前。下片也很精彩,妙在含蓄。既可理解为送者,也可理解为行者,故有绾合双方之妙,不必指实,反而觉得空灵剔透。

  唐圭璋《唐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简析》;此首叙别词。起写别时之哀伤。游丝飞絮,皆喻人之神魂不定;泪眼相觑,写尽两情之凄惨。“一溪”两句,怨柳不系舟住。换头点晚景,令人生愁。末言今宵之难遣,语极深婉。

  薛砺若《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通论》:此等词都极清倩婉秀,实兼晏、欧、少游、清真数家之长,而能暨于化境者。即列入第一流作家内,亦无愧色。鉴于历史的教训,闲居带湖的辛弃疾在密切注视政坛情况变化时,不会不想到边塞的情况。

 

【作者介绍】

  周紫芝(1082-1155)南宋文学家。字少隐,号竹坡居士,宣城(今安徽宣州市)人。绍兴进士。高宗绍兴十五年,为礼、兵部架阁文字。高宗绍兴十七年(1147)为右迪功郎敕令所删定官。历任枢密院编修官、右司员外郎。绍兴二十一年(1151)出知兴国军(治今湖北阳新),后退隐庐山。曾向秦桧父子献谀诗。更多欧洲杯2016年6月23日匈牙利vs葡萄牙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赏析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www.plwegkamp.com)的相关文章。

 

【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英译】

Treading on Grass

Zhou Zizhi


My thoughts waft like gossamer light;

You’ll go off as willow down flies.

In vain we gaze at each other with tearful eyes.

Thousands of willow twigs hang low by riverside,

But none of them can stop your orchid boat on the tide.


Past setting sun wild geese in flight,

On mist-veiled isle grass lost to sight,

It looks like a boundless ocean of grief and sorrow.

But now do not think of what I shall do tomorrow!

Alas! how can I pass this endless lonely night!

 

【词牌简介】

  《踏莎行》,词牌名。又名《柳长春》《喜朝天》等。双调五十八字,仄韵。又有《转调踏莎行》,双调六十四字或六十六字,仄韵。

 

【格律】

  ○平声 ●仄声 ⊙可平可仄 △平韵 ▲仄韵
 
  情似游丝,人如飞絮,
 
  ●●○○,○○●▲
 
  泪珠阁定空相觑。
 
  ●⊙⊙●○○▲
 
  一溪烟柳万丝垂,无因系得兰舟住。
 
  ●○○●○○△,●○●●○○▲
 
  雁过斜阳,草迷烟渚,
 
  ●●●○,○○○▲
 
  如今已是愁无数。
 
  ●○●●○○▲
 
  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过得今宵去!
 
  ○○●●○○△,●○⊙●⊙⊙▲

 

------分隔线----------------------------
热点内容

欧洲杯2016年6月23日匈牙利vs葡萄牙欧洲杯2016年6月21日俄罗斯vs威尔士 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plwegkamp.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